当前位置:首页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索 引 号: 015000716/2018-00020 文  号: 发布机构:
生成日期:2018-03-14 体裁分类:其他 组配分类:政策解读
公开形式: 网站,文件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公开范围: 面向全社会
有 效 期: 长 期 主 题 词:
摘    要:
《镇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条例》政策解读
 
 2017年7月21日,江苏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镇江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该条例将于10月1日起施行。这是我市文化领域第一部重要的地方性法规。它标志着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迎来了一个依法保护的新阶段,对全面加强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具有重大和深远的意义。
这部法规共有30条,分为总则、申报认定、权利义务、服务保障、监督管理、法律责任和附则七章内容。《条例》将成为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工作的基本遵循。
   一、制定《条例》的必要性(为什么制定《条例》)
散落在镇江大地上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非常丰富,被历代镇江人民创造出的白蛇传传说、董永传说、扬剧、南乡田歌、灯彩等50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宛如一朵朵盛开在中华传统文化百花园中的民间奇葩,散发着镇江泥土的芬芳,延续着镇江的千年文脉。
   我市目前国家级、省级、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共有84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5人,平均年龄68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14人,平均年龄65岁。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65人,平均年龄58岁。随着现代化进程对传统文化生态的巨大冲击,非遗的生存发展正面临着诸多问题:保护法规不够健全,政策流于形式,保护经费匮乏,后备人才短缺等。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队伍人才短缺后继无人,很多技艺处于濒危的状态,人走技亡的形势就要出现,这一问题严重制约着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的整体发展。以单个项目为例,扬剧作为我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有2名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现在的年纪分别是83岁和70岁,有1名省级代表性传承人,也是70岁的年纪。有2名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分别是70岁和42岁。形成了相对合理的代表性传承人队伍,但还是缺少30-40岁的青年代表性传承人。灯彩也是我市最早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的项目,1名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60岁,目前我市没有灯彩项目的省级及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另外如马灯阵舞等项目,省级,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的年纪都在50岁以上,而阵舞当中的某些阵势、动作是需要体力保障的,目前的代表性传承人相对年纪偏大,也是缺少青年代表性传承人。
   因此,制定一部符合镇江实际的法规,迫在眉睫。《条例》在充分调研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传承、传播工作的基础上,充分论证,反复征求意见,最终获省人大常委会批准。
   二、《条例》的调整对象(管什么的问题)
   这部法规是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保护、管理等工作的法规,其中同样规定了政府的主体责任、代表性传承人的权利义务、以及社会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传播的共同责任。
   1.明确政府在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管理、保护中的主体责任
《条例》全文30条中有6条(第4条、第6条、第7条、第18条、第19条、第20条)规定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管理与保护工作中为“责任主体”。在财政保障、社会参与、非遗保护人才队伍建设、非遗进校园、进景区等方面的工作,《条例》均强化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 “责任主体”地位。这就是说,政府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管理与保护的第一责任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管理与保护工作不是可管可不管了,而是必须管,一定要管好,不仅要依法保护,还要依法保存、传承和发展。《条例》将政府定为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责任主体”,这是时代和人民赋予政府在协调经济文化社会发展中的新职责与使命,也标志着我市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保护已进入法制化管理时代。
   2.明确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权利义务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法》《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中,对于代表性传承人的权利与义务,都只是规定了义务的内容,没有明确代表性传承人权利,不符合权力义务对等的原则。在我市的《条例》第16条、第17条中,明确规定管理代表性传承人的8项权利和7项义务,明确了代表性传承人获取固定补助,获取报酬、申请资助、开展研究等方面的权力,同时规定了代表性传承人要带徒授艺、积极参展传承展示活动等义务,完善了代表性传承人的法律保护维度。
   三、《条例》对代表性传承人工作的规定(怎么管的问题)
   1.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保护经费列入本级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
   《条例》第4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传承、传播工作列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建立非物质文怀产传承、传播工作经费保障机制。
《条例》这一规定解决了现实存在的“重申报、轻保护”的问题,必将极大地调动非遗项目传承的积极性和推动各项非遗项目保护工作的落实,为非遗工作科学有序发展提供了可靠保障。比如,我们的民间文学、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以及民俗等仪式性的非遗项目,它们很难与市场对接,它们的保护也是岌岌可危,这项规定无疑为类似的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开战场传承、传播工作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
   2.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打破终身制
   《条例》第24条规定,市、辖市(区)文化主管部门应当建立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档案,每年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及其传承情况进行一次调查,每两年组织专家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履行义务情况进行一次评估。连续两次评估不合格的,将取消其代表性传承人资格。
任何文化都是由人创造的,非遗保护就应以人为本。传承人是非遗保护的核心和关键,保护非遗必须以人为本,才能使非遗得以延绵不绝。尊重他们,就是尊重非遗;保护他们,就是保护非遗项目。《条例》不仅赋予他们授徒、传艺、交流等权利与报酬,还规定了他们的职责与义务,并实施动态管理,使传承人既光荣又有压力,为非遗传承铺开了良性发展之路。
   3.明确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产性保护
   《条例》第7条规定,鼓励、支持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对具备生产性保护条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进行生产性保护。
   保护与开发利用是保护非遗的重要措施,优秀的非遗项目需要通过保护与开发利用的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代代相传。生产性保护是在保留非遗资源的核心形式和内涵的前提下,通过生产、销售等方式的创新,将其转化为符合现代社会需求的产品,产生经济效益,形成产业化,从而促进非遗保护的活动。如恒顺香醋就是非遗保护与开发利用的成功例子。同时,我们也需要注意,如果过度地追求开发,使非遗项目脱离本土日常的生活需求,也不利于其传承和再创作。因此,条例规定具备条件的非遗项目才能进行生产性保护。
   4.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全民参与”
   《条例》第6条规定,鼓励、支持社会团体、高等学校、研究机构、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人等社会各方面力量参与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传承、传播活动。
   文化事业,是人民大众的事业。非遗保护更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共同事业。非遗是祖先和先贤给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是大家共享共护的宝贵遗产,传承、传播非遗既是政府的责任,也是全社会共同的事业。为了充分调动社会各界参与非遗保护的积极性,《条例》鼓励支持“全民参与”,这无疑将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主体性,让更多民众和社会组织投身文化建设当中,提高全社会公民的文化自觉性和主动性。
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政府主办 | 备案号:苏ICP备07019592号 | 联系我们
地址:镇江市润州路5号  邮编:212005  联系电话:0511-85623193